Shluuuzu

那个,撕逼很正常,第一次互撕打维勇tag也很正常,之后继续可不可以别打?什么撕逼感想写手感想圈子教训引以为戒,戳进来维勇tag并不是想看撕逼和人生感悟的?能不能讲点道理?这和在微博上打一个cp的tag却是专门骂它有什么区别……

雷文抄袭文大家看的人各自心里都有数,指出来了第一次啊有人说了可以的感谢指出,第二次第三次还用维勇tag撕,然后亲友团,吃瓜团,正义使者道德制高点团都纷纷蹦出来打维勇tag,有意思吗?哪个圈子都有的事情,真心不懂了一个个都打维勇tag是个什么新玄学吗?人生感悟写手法则需要维勇tag来加buff守护吗?

第一次打维勇tag也是最后一次,小透明只想安安静静看文,安安静静点红心,求求各路神仙继续撕逼时发表人生感悟时不要打维勇tag,感激不尽

Immortal(一)

祭品,不知道能不能写啥出啥(>﹏<)

小狐丸x女审,小学生文笔

四月

       给自己命名真是太麻烦了,特别是写刀x自己的时候。你在第n次提笔时醒悟到这一点,那些写原耽的作者起的那些既不中二又不狗血的名字简直可以颁个命名奖。

三月

       被另一位婶婶信誓旦旦的保证:你来我天天花式投喂你,骂了一句娘就无可奈何又暗含兴奋的,跳了坑。自身的灵力勉强达到政府要求水平,主角不开挂还能是主角吗,你大义凛然的带上作弊器来到了这个世界。

       结果一失足成千古恨。当萤丸仰头睁着那双无辜的眼睛问:主上明明是可爱的女孩子啊,为什么会有一个takato这样男孩子的名字呢,主上的爸妈不爱主上了吗。你盯着那张一直让你把持不住的正太颜,内心狰狞的盘算着如果把萤丸的帽子永久没收,他的身高会不会矮上两公分。

       最后你面容和蔼,笑意温柔的说:不是的哦,这名字是主上自己取的哦。萤丸本着求学好问的精神继续请教:那主上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是因为主上内心是一个可爱的男孩子吗。你蹭了蹭萤丸质感甚好的头发,觉得心满意足决定放他一马不和老正太计较,也继续面容和蔼,笑意温柔的摸着萤丸的头回答他:因为这名字很帅气嘛,你看主上用了这个名字之后又比萤丸高了一公分了呢。

       啊~啊,萤丸眼里开始包着泪了,你毫无愧疚感的想着,抱住萤丸安慰他:萤丸乖,等明天我写篇文,保证你的小萤丸是最高的。萤丸嘴角抽搐着推开你的安利,干净利落的转移了话题:主上,今天也要出阵53吗。

       你突然沉默了。

       主上?

       嗯……是呢,今天也要出阵呢。你微微笑了起来,我昨日夜观天象,掐指一算,今日是带回小狐丸的大好吉日——

      萤丸头也不回的走远了,你听见他对长谷部遥遥喊了一句:夭寿啦主人三月怀春啦,下一秒你就看到飞奔的长谷部移动的残影出现在你面前。

      千年老正太,知道我对长谷部没辙,等你回来把你那头发剃了做披肩让你再矮上一公分。你咬牙切齿的想着,无奈的安抚着长谷部,只觉春色恼人眠不得,想睡午觉的慵懒顿时一扫而空,本丸的樱花纷纷扬扬,你心情好的一塌糊涂。

      这是你刚到本丸的,那一个月。云淡风轻的三月,樱花映入众人眼,让人忍不住闭上双眸,留住这一瞬间。

四月

       小狐丸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一群刀围着。

       他们围成一圈抱着双臂看向他,神情高深莫测,与其说高深莫测,更有一种隐隐的一起上趁着主上不在弄死他的校园欺凌画面感。

       紧接着他就被不知名的液体从头浇到尾,他有些不明所以的用自己引以为傲的狐毛擦了擦脸,然后那个浇水的大个美人托腮说道:原来还活着啊,还以为睡死了,啧白白浪费了我的酒。旁边那位个更高更加超凡脱俗的男人面容肃然的拦住了大个美人试图踹上他小腿的木屐,站到了他面前,他刚站起身准备询问这是什么情况好歹让我做个自我介绍走完游戏流程,就见他手一挥:带走,披着块破布的金发少年直接把布对着他当头一套麻袋一样套了个结实。

       小狐丸一下子觉得自己估计真的没睡醒。

       他伸手打算拿掉那块布——血迹斑斑的实在和他的狐毛以及他的美学不相称——却发现自己双手被谁抓住了,还是一边一个的vip待遇。这下大发了,他心想,只听说过强抢民女来神社哭的,没听说过男人也有人抢,难不成是看上了自己的狐皮?他顿时觉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自己实在是不该醒来的,死无全尸也太凄惨了些。 

       挣扎反抗了一路,成效甚微,抓住他左手的人带着笑意开口:哦呀哦呀,看样子这个惊喜小狐丸很满意呢。抓住他右手的人一本正经的接话:莫非小狐丸殿下见到我们太过高兴,忍不住想来跳支舞庆祝。小狐丸头一次体会到学点骂人的话是多么高瞻远瞩用途深广的举措,游戏语音居然没这项简直天大的bug。

       就这样被推推搡搡,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地方停了下来。鸟语花香卷着喧闹扑面而来,小狐丸感受到了诸多刀剑的气息,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就听到之前说带走他的超凡脱俗的男人开口说道:主上别装死了,我们回来了,给你把小狐丸带回来了。

       本来很热闹甚至可以说的上吵闹的地方一下子寂静了。

       小狐丸心里警铃大作,悲愤万分的将自己提至了一级战斗准备。

       接着他听到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飘了过来:你们抬花轿一样给我抬来了个啥东西,太郎你也跟着鹤丸一起花样作死了吗,再这样下去你弟弟的卖酒钱减半,还有山姥切,你床单不想要了对吧,这是搞个掀起你的盖头来现场版吗,正好省下我每天要给你换床单,这么大的人了还像小孩子每天要换尿布一样不省心,鹤丸你给我圆润的滚过来,别以为你把路边捡的卡卡卡裹块布我就把他当成小狐丸了,本丸捡到的卡卡卡都可以把服务器踏平了他化成灰我都认的出来,我昨晚没睡好让我再眯会儿你们哪儿凉快哪儿呆去别闹了乖。

       小狐丸目瞪口呆,只觉得此人肺活量真是不同凡响,说了这么一长串居然没中途睡着,实在佩服,佩服。

       抓住他左手的人又一次开口笑道:这回真的是surprise哦,货真价实假一罚十的小狐丸哦。那个懒洋洋的声音距离近了些:说的比唱的好听,假一罚十鹤丸你给我带十个小狐丸回来我就把你供在本丸每天这么多刀围着你一人给你讲一个鬼故事过足瘾。我就掀开来看看到底是什么牛神鬼怪,你们对敏感的少女心这样狠狠践踏想好付出什么代价了吧——

       下一个瞬间小狐丸感觉那个有违他审美被称为床单的破布被扯开,终于见到了那个强抢良好市民疑似主上的人。

       眼睛下面有淡淡的黑眼圈——后来他才得知那是主上熬夜打游戏的成就——披头散发,嘴角还沾着瓜子残屑,制服随意的披在身上,就那么抬头看向他,微微张着嘴,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这一幕后来被评为主上最蠢大事件!收集的第一名,他听说的时候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在他身边的主上阴测测的起身准备出门血溅本丸,被他好说歹说留了下来。

       这是他们的初见,他的主上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个月。他终于完整的做了一次自我介绍,看着对面即将成为他主上的少女就那么一心一意的看着他,满心满眼都是他,本丸怒放的樱花柔软的落在她的肩上,他突然觉得这样的相遇也算是难得一见的趣事,值得他长长久久的记着,放在心里。